“共享师资”发展 需破解三大命题

教育

2020-2-29 21:15:23

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全国大中小学“停课不停学”,以往在讲台上讲课的老师们开始了线上教学。众多在线教育机构也通过免费向符合条件的用户提供在线教育资源,试图赢得口碑,获得更多用户。


线上教学成为刚需,“共享师资”成为新鲜热词。互联网教育平台共享师资APP之前宣布开放500万个免费在线学习名额,其中包括北京四中网校等500位名师、30万节精品课程等资源。麦奇教育科技等推出招聘计划,招收来自传统学校以及其他市场化教育机构的老师,疫情结束后可返回各自岗位。专家认为,以“共享师资”为支撑的共享教育模式,可能很快成为最大的共享经济体。

教育部、工信部部署中小学延期开学期间“停课不停学”有关工作时明确提出,整合国家、有关省市和学校优质教学资源,在延期开学期间开通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和中国教育电视台空中课堂,免费供各地自主选择使用。中国教育电视台4频道通过直播卫星户户通平台,向全国用户传输有关课程,覆盖偏远农村网络信号弱或有线电视未通达地区。这实际上是让全国学校可以“共享师资”,特别是共享优秀师资。

无论是教育部的部署,还是在线教育平台自发招揽人才,都旨在通过在线教育、远程教育等“共享师资”体系,最大限度发挥优质师资的辐射带动作用,缓解优秀教师资源相对稀缺的矛盾。这有助于缩短地区与地区之间、城市与乡村之间、学校与学校之间的教育资源差距,推动教育资源均衡化、最优化配置。

培养一个优秀教师不容易,而优秀教师大多集中于公立重点学校,乡村学校、中小型民营学校和社会教育机构在这方面缺口很大。尽管社会各界都呼吁将优秀教师资源适度向乡村学校、中小型民营学校等倾斜,但受限于编制、待遇、地区等因素,乡村学校、中小型民营学校等拥有的优质师资仍然较少。

此次疫情对“共享师资”是一次检验,也意味着促进发展的机会。从长远看,“共享师资”可持续发展需破解三大命题。首先,参与在线教育教师和“共享师资”的学校,都要接受不一样的课堂。相比传统的课堂教育,在线教育空间距离更远了,彼此面对面接触与互动的场景感淡化了,这要求教师采用更生动的教学方式,从以往单向教育为主转向互动交流。如果没有这样的意识和行为转变,教师网课容易导致学习效率低下,使“共享师资”价值大打折扣。

其次,按一般的理解,在完成学校教学任务之余,优秀教师去在线教育机构兼职服务,有利于增加共享教育市场的优秀师资供给,但按照现有政策规定,公立学校教师不得在校外兼职,包括不得去在线教育机构授课。目前可否考虑开一个小口,允许公立学校教师参与非盈利性在线教育服务,让“共享师资”更具公益性,更加名副其实。

再次,“共享师资”要一路走好,还需要更多技术进步、技术创新加持。眼下,“共享师资”主要通过在线完成,部分乡村及经济欠发达地区在这方面硬件建设不足,需要政府和在线教育机构探索多种合作方式。如江西赣州市为保证中小学延迟开学期间线上教学效果,引进共享师资APP、钉钉等机构的免费在线教育平台及技术支持,帮助师生顺利完成线上课程。

作为共享教育领域的新生事物,“共享师资”前景被各界看好,但还需要获得来自政府、学校和社会各方面的支持,才能打造出更广阔的发展空间。